昨天中午一下課後就開車往北,把Amigo送回牠之前的收容所,心中充滿了不捨。R大叔說的對,我以後不給剛選進來的狗取名字了,除非確定牠們過了健檢這關後再說,因為一旦取了名字,牠們就有了特殊的身分,不再是一隻普通待觀察的狗了。

可是看到Amigo的那一刻我就想到了這個名字,混了巴吉度的牠很幸運的只有稍長的耳朵和許多褐色斑點透露出端倪,一身柔軟的短毛和甜死人的好脾氣,整個充滿了拉丁陽光的風情,讓人忍不住要喊牠"Amigo"!可是X光卻帶來了噩耗,髖關節異常,這註定了牠沒有當檢疫犬的資格。即使再怎麼難過,訓練中心也不是慈善機構,沒辦法堆著許多不合格的狗,只能忍痛把牠送回去。

有了上一次的教訓,這回我沒說牠有艾利希體,只是報了髖關節異常的原因,反正牠在中心已經吃了治療的藥,希望這可以幫牠爭取到多一點時間等到好心人的領養。可是跑過這麼多公立收容所,多少耳聞一些傳言(事實),就是有的公立收容所撲殺流浪貓狗的情況嚴重,撲殺原因千百種,我沒有資格評斷他們的作法,只能責怪那些拋棄這些生命的狠心人類。

到收容所辦好了手續,我又在園區裏晃晃,看看有沒有新進的合適狗兒,可是卻看到令我心驚的景況。Amigo到中心後沒幾天就開始咳嗽,後來去看獸醫發現是肺炎;我猜牠原先就已患了感冒,後來因為轉換環境的緊迫導致肺炎。而在戶外展示園區轉了一圈之下,我發現幾乎所有的狗全都在咳嗽;兩周前和Amigo在同一戶外園區有一隻年輕可愛的哈弟弟,我在觀察時牠超熱心熱情的跟前跟後,舔我的手,仗著身高優勢毫不客氣叼走我要給米格魯的餅乾,因為很少有這麼黏人的哈士奇,所以我對牠印象很好也很深。昨天去我發現牠自己坐在犬舍後方不動,對周遭一切也漠不關心,當下直覺不對,後來要離開前發現牠回到前方圍籬旁坐著,我叫牠還拿餅乾給牠看,牠只是抬起頭目光呆滯地看著我,我看到牠呼吸時肚子明顯的起伏,牠的肺顯然已經大有問題。去後面看小狗的學妹說那群小狗也是咳個不停,這個公立收容所位在偏遠的山上,晚上一定冷得要命,那等同開放式的狗舍幾乎毫無避寒功效,我也沒看到任何保暖措施,沒有治療和禦寒,我敢說這群在戶外展示區的狗兒至少會折損1/3以上,這還是保守估計。

走的時候,被留置在鐵皮屋欄舍內的Amigo站起來對我們又跳又叫,我卻懦弱地逃走了。我難過我們必須送牠回來,也為自己無法留下牠心痛,農曆年要到了,沒人領養牠恐怕也活不到那時候。責怪收容所和員工嗎?那也不是他們能改變的。開始找狗後,我非常敬佩那些盡己之力收容流浪貓狗的人們,我沒有能力像他們那麼偉大,只能盡力瀏覽網路,勤快一點到處看狗,希望能再救出幾隻有潛力的狗兒當檢疫犬。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rea52 的頭像
Area52

area52的部落格

Area5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