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日中午老媽做了獅子頭,給阿比添了一碗獅子頭配白飯,午睡時就夢到過完年只來過一次,好久沒來的牠。我蹲在地上對牠又抱又親又嘮嘮叨叨的說話,不斷問牠過得好不好回來開不開心,牠坐著咧嘴傻笑,我發現牠的毛髒兮兮好像在泥巴裏打過滾,肚子有紅斑,背上有皮屑和掉毛,跟以前"發霉"的時候一模一樣。醒來後沒想太多,但當晚在回屏東的路上,我決定下次回家時要檢查一下牠的相框和花盆。
今早想到上周的夢,心血來潮出去陽台看牠長眠的那盆梔子花,驚見爬了不少介殼蟲,好幾根枝條枯萎落葉連花苞都死了。在網路上找了整治方法,用酒精噴濕後盡力擦拭,搞得滿手髒外加腿麻。然後稀釋剩下的酒精噴遍枝葉表土和花盆,希望多少遏止蟲害肆虐。網路上說用酒精擦拭大概比較適合別種植物,那株梔子花雖然不大卻也沒辦法一一清乾淨,阿比,原諒我是個懶人,我已經努力擦了;還有,我邊擦邊慶幸我們家沒有樹...
阿比,你非發霉不可的話,我還是喜歡有毛的你,至少洗澡方便多了。不過用了這麼多酒精,下次入夢來的會不會是隻醉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rea52 的頭像
Area52

area52的部落格

Area5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