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5 – 雪的美術館→旭山動物園


前一晚住的新富良野王子大飯店真的是這幾天以來住的最豪華的飯店(不過沒有溫泉),從房間的窗子望出去就是覆雪的山嶺、森林和滑雪場,景色令人心況神怡;早餐時供應的鮮奶也是這幾天喝到最棒的,跟昨天買的那瓶超貴的美深牛奶一樣好喝,讓我不顧快撐破的肚皮又去倒了一杯,這幾天吃飽就坐車,坐完又繼續吃,我實在不敢想像回家後又會增加多少贅肉。美中不足的是昨晚吃西餐服務令人有些不甚滿意,上菜間隔拉太長,讓人等到發瘋;除此之外都還好。






今天的第一站是雪的美術館;以前就聽說日本人很崇洋,來北海道後發現還真不是蓋的!照導遊的介紹,北海道的開發相對日本其他地區算是相當晚,從這幾天的觀察,日本人根本是一心想把歐美的景觀全數移植北海道,無論是農田、造林樹種、建築、景觀規劃等,在在都讓人感覺置身美加一帶,而這幾天去的風景區建築,有一些蓋得簡直就跟歐洲別墅或古堡般,雪的美術館就是一例。而且導遊說很多日本人來北海道「國內旅遊」,抱的就是這種「沒魚蝦也好」的心態,沒錢跑海外,來北海道體驗一下歐美風情也是好的。這真是很有趣。


老實說,雪的美術館想展覽的東西是還不錯,它介紹雪的各種結晶、形成等,可惜老毛病,沒有日文以外的解說資料。日本雖在亞洲算是極為先進的國家,但每次英文程度調查總是吊車尾,這些日子看電視時就發現他們簡直沒啥英語的環境(可能看的是最簡單的頻道搭配),舉凡好萊塢電影到新聞性節目中的訪問,只要有英文的部分都用日語配音蓋掉,唯一一次沒有配音的一部電影講的是歐洲某種語言(看起來是東歐),我只有在電視前發愣的份。曾聽說過在日本問路絕對不可以用英文”Excuse me”開頭,否則你四周方圓十公尺的路人都會瞬間消失,當時只當是笑話看,這回親身遇上才知道這可能不是誇大;起因是前天在百貨公司想去十樓的書店買鳥書,因為不確定眼前的電梯是否可以到達(台灣有的百貨公司電梯是有分所到樓層的),老媽就攔住一個推著嬰兒車正打算進電梯的年輕少婦,指著電梯旁的樓層說明牌上十樓的書店,用非常破的英文問”Where?”從那少婦一臉驚恐的表情,你會以為我們是正宣佈要發動攻擊的恐怖份子哩。我趕快用簡單到爆、沒有任何文法的日文單字加肢體語言,先用日文「不好意思」起頭,然後指著牌子上的書店名稱,再指指電梯,用日語問說「這個 可以嗎?」那個少婦飛快點點頭,然後用閃避瘟疫的速度從我倆身旁逃進電梯。噫,台灣人的英文程度也爛(只比敬陪末座好一點),不過好像沒日本人那麼怕,聽不懂頂多傻笑,還沒閃人的意思。當時的情景讓我腦海裏浮出告誡「在日本問路絕對不可以用英文”Excuse me”」的作者在文章中提及的秘方:「先用日文司理媽線起頭,等逮到不設防的受害者後,再用英文問路,到時對方逃都逃不掉」,心裏忍不住莞爾一笑,這招的確有用啊。


中午回到旭川市的觀光飯店吃西式自助餐,菜盤除了插著寫著菜名和所用材料的小牌外,有些還特別註明「xx地產之xx;常看日本「美食節目」的人一定知道他們超愛強調某地產的食材是什麼天上有地下無的夢幻珍品,不過我吃完之後的感想是:跟其他的相比好像也差不多,吃不出哪裏特別。但是我欽佩他們的對這些食物代表的背後的精神,日本地狹人稠、資源缺乏是眾所皆知,許多東西都必須仰賴國外進口,因此他們更珍惜每一種在日本本土生產的物品,這是要熱愛自己土地的人才會產生的驕傲;這讓人感到一絲心酸,我們這些生活在台灣土地上的市井小民啊,什麼時候才能擺脫掉政治無所不在的陰影,真心的、驕傲的愛這片土地和其上所有的一切?


午飯後到了旭山動物園這是我選擇此趟行程的一大誘因,由於是假日的關係,園裏擠滿了前來參觀的遊客;難得的是他們還特別印有中文簡介,可見台灣的觀光客是他們的一大客源。其實算起來園區所佔的面積並不大,擁有的動物也不怎麼多,但若以旭川市的人口比例來看,這個動物園也算是滿體面的了。園裏新舊獸檻相雜,有些地方則在大興土木,不過在貫穿園區的步道、廁所方面無分新舊秉持日本人一絲不茍的精神,表現得無懈可擊。由於時間有限,我直接捨棄一些較不感興趣或不重要的展示區,直攻想看的地方,在園區裏東走西突,去看了北極熊、海豹、企鵝、猛獸區、北海道本土動物區、非洲區和猛禽區。


北極熊、海豹和企鵝三個展示區人潮洶湧,展場又小,擠得水洩不通。它們共同的好處是建了水下觀察區,遊客可以從整面的觀景窗看到游泳的動物;企鵝館裏可以摸到企鵝換下的羽毛和不同的企鵝蛋標本;海豹館中還有許多水族箱,展示各式各樣的水生動物,這裏的水族箱管理可比我們第一天在流冰館看到的好太多了。其中我覺得海豹和企鵝館最佳,企鵝館又分成露天和室內兩區,這可比我們木柵和海生館只能待密閉冷氣房的企鵝幸福多了。北極熊的活動空間嫌小了點,兩頭大胖熊同擠在展場就頗為侷促,牠倆倒也有默契,一頭下水待在池裏,另一頭則留在岸上,平均分配空間。我覺得純粹就這三個展示區來看設計規劃並不算良好,比不上木柵和香港海洋公園,這三地我會給海洋公園最高分,不過它有香港賽馬會作金主,資金雄厚大概無人能敵。標準放寬點,以旭川這個小城市的動物園可以拿出這三個展示區也算很有面子了,鐵定好過新竹,高雄那先天不良後天失調的萬壽山動物園大概也拿不出可以匹敵的展場。




猛獸區展覽的是獅、虎、豹等動物,獸欄不大,令人驚訝的是欄裏看起來不大衛生,地面感覺濕答答的(北海道天氣很乾燥),飼養不同種類的一排豹籠甚至傳出連我都不能無動於衷的尿騷味;不過至少動物本身看起來都還算健康,披毛尚算良好,身材也還在合理範圍,沒有一些老式動物園常會發生把貓科動物養得太癡肥的現象。可惜無法到後面工作區參觀,不知他們的設計是否適合飼養管理。

北海道本土動物區、非洲區和猛禽區還真是滿慘的;丹頂鶴、幾種貓頭鷹、北極狐的籠舍都是鐵皮屋頂加上菱形鐵絲網搭建成的,這種設計比較老式,缺點是看起來陰暗又死氣沉沉,印象中唯一使用這種設計,但又能把鳥獸養得舒適活跳不顯髒亂老舊的就只有香港動植物公園,至今我還是想不出他們是怎麼辦到的。幾個空著的籠子(不知是動物死了還是為了重建而搬遷)還凌亂塞著灰塵滿佈的告示牌、水桶等雜物,讓我非常訝異。非洲區動物少到爆,只有長頸鹿、犀牛、鴕鳥(忘了是不是有斑馬),象欄是空的,前面貼了張白紙寫「祭中」,旁邊一張小告示,從漢字猜測說的好像是原先圈養的象壽終正寢,為了保育理由,該園不再進口新象云云。猛禽區雖建得高大,但寬度差強人意,四間籠舍裏面也只有幾隻海鵰(大概他們覺得老鷹多得像垃圾鳥,連抓來展示都免了),沒看到日本蒼鷹令我大失所望(簡介裏有但現場沒有),因為日本蒼鷹比台灣的鳳頭大得多,拿來打獵很好用,基於以前和鳳頭的一段淵源讓我非常想見見日本蒼鷹,結果天不從人願。說在北海道這一帶沒看到幾個體面的解說牌,到了旭山動物園才真正見識什麼叫厲害,沒有訂做好解說牌的,隨便拿張壁報紙,用彩色筆還麥克筆在上面塗塗寫寫再往牆上一貼就成了,豪華一點的再貼幾張照片;在戶外的,像是幾間鹿欄外的,就用透明塑膠袋或保鮮膜什麼的一包完事,防雪又防水,一舉兩得。老實說,我真的不敢相信以嚴謹出名的日本人會做出這種事,這麼一比台灣不少風景區和動物園的解說牌水準可高多了(雖然英文解說部分付之闕如的也不少)


回家了!進入小而忙碌的旭川機場,行李拖運後在土產店大開殺戒,為了把沉甸甸的零角子用掉,買了一堆不同的高溫殺菌真空包裝的北海道甜玉米,算是彌補沒辦法買馬鈴薯的遺憾。一路上航程還算平靜,不過在快到台灣時我在飛機左方看到有趣的景象,在濃密的雲層下方不斷透露出閃閃翻滾的強光,因為飛機高度在雲上,所以並無法看到閃電,但是每一次放電都會照亮一大面雲層,我把臉貼在飛機窗上看得不亦樂乎。不過這番欣喜在飛機開始降低高度後便成為噩夢,整架飛機不停激烈的震動晃盪,時而拔高,時而墜下,真讓我脆弱的腸胃瀕臨崩潰邊緣。更糟的是,噩夢並沒有隨著降落結束,稍晚我們搭上往小港的班機後,同樣的情況又重演了一遍,這回我也沒心情觀賞外頭大自然壯麗的閃電光秀了,心中瘋狂祈禱在我暴動的腸胃失控前趕快到小港,所幸後來沒出糗。第二天看新聞說高雄從傍晚開始就不斷發生雲層中電光滾滾的情況,連續數個小時,蔚為奇觀,想到我就置身在這個自然奇觀當中,還真是嘔啊,因為我什麼都沒看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rea52 的頭像
Area52

area52的部落格

Area5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