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馬這篇遊記一拖拖兩年,還是趕快振作起來才好,免得人老了記憶喪失,拖愈晚忘愈多,到時忘光欠債可就不名譽囉。


DAY2  美里→姆魯國家公園

前晚遍尋不著床頭燈的開關,以至於在強光下失眠一晚(賴梅瑛倒是不受影響,倒頭呼呼大睡一夜好眠,好睡的人真是福氣啊),第二天強打起精神迎接抵達東馬的第一個朝陽。起床後先去吃早飯,大飯店的壞處是無論在世界任何角落,供應的餐點幾乎千篇一律,乏善可陳,不若庶民小吃般處處令人驚喜。在馬來西亞因為是回教為主的國家,餐點幾乎看不到豬肉,會吃到牛肉培根、牛肉或雞肉的德國香腸,對習慣這些食物多以豬肉製成的我們口味上是一大改變(我記得牛肉培根挺難吃的)。這趟旅程在飯店中所遇到的水果也不怎麼樣,這挺令我意外,西瓜和哈密瓜淡而無味,冰過的綠皮柳丁又小又不新鮮的感覺,連食慾都勾不起來,不知道是季節不對,還是台灣農業精進到把大夥兒的嘴都養刁了?

令我們感興趣的是這個蛇皮果,因為南洋水果有不少「風味突出」,以至於大眾交通工具或飯店都列為拒絕往來戶,這是我們七天中唯一在飯店中看到的當地特色水果。蛇皮果名副其實,看起來像蛇皮,剝的感覺也像蛇皮,味道超獨特卻很熟悉,我們兩個邊吃邊猜,後來答案出來了--蘋果加鳳梨!口感是蘋果,但味道是鳳梨,真是好特別的米克斯風味哪!


這是後來在美里市場補照到的蛇皮果(可惜焦距沒對好),這是我們此行中唯一在落腳飯店裏見到的當地特色水果

到姆魯的飛機下午才飛,所以在中午Check out之前我們必須留在飯店裏。萬豪是家新飯店,清幽豪華但遠離市區,所以要上街逛逛是不可能的。吃過早飯我們先去花園裏散步,看植物看蟲看鳥,後來看見空蕩蕩的飯店泳池居然沒人使用,於是回房換了泳衣跑去游泳。說是游泳,其實更像是泡水,我已經十幾年沒下過水了,梅瑛則是學水肺潛水說不必游泳--只要往下沉就好--這是哪門子歪理。所以只見我們兩個笨拙的在水裏手划腳踢猛扒幾下,游沒幾公尺就慌慌張張回到梯子旁緊抓不放臉發白喘大氣,活像兩頭溺水的樹懶(不過以前看Discovery的亞馬遜影片樹懶還會游泳,所以我們比樹懶還爛),丟臉到了極點。


花園裏悠閒的大蝗

Check out後拖著行李在飯店大廳瞎混,因為不包午餐,所以在飯店咖啡廳點了三明治和果汁,一整個貴死人不償命。總算捱到旅行社的人來接,到美里機場準備搭機飛往姆魯國家公園。現在去姆魯很方便了,我們那時之所以沒台灣旅行社做這個行程,是因為所有飛姆魯的航班都被下面照片中那家FAX獨佔,而它當時很倒楣的(應該說倒楣的是我們)經營不善,愛飛不飛隨便他家說了算,時刻表有跟沒有一樣,而且還不是天天飛。當時馬航插手準備分這條航權正在談判,所以要去姆魯還要碰運氣的。不過姆魯顯然很熱門,候機室裏滿是遊客,而且都是歐洲人,耳邊嘰嘰喳喳的沒半句英文(我猜是德文或法文,不過在下才疏學淺分不出來),華人更是除了我們外再沒半個。這種螺旋槳飛機自然談不上什麼舒適,座位也很硬很窄,不過幸好超快只飛不到半小時,沒時間讓我暈機。姆魯位處偏遠交通極度不便,一路上除了茂密森林和蜿蜒河流外什麼都看不到,搭飛機只要20分鐘,可是搭船或坐車都要花十幾到數十小時才能到,可見它有多荒山野嶺了。


FAX的飛機顏色漆得很是鮮豔討喜,不過我們搭的是最後面那架

抵達時剛下完大雨,我們算運氣不錯,因為後來聽說先前一班遇雨無法降落又折回美里。機場很小,就這麼一條跑道,連停機坪都沒有,飛機就這麼大喇喇停在跑道末端,然後所有旅客下機自己走進機場。機場更絕,雖然有航廈,但那只給搭機離開的乘客用,抵達的人連大廳都沒有,直接亮票給票務員看走過票口(就像台鐵出車站那樣的閘口)就出去了。這裏也沒有行李轉盤這種東西,反正旅客自行下飛機走過跑道到一個平台上(真要說就像火車月台),然後有工作人員開著拖車(像特大號的鐵牛)噗噗噗開來把從飛機上卸下的行李載到平台邊,再把行李通通卸下車往平台上堆,一群人就在那裏擠來擠去拿自己的東西,感覺有像難民說。


我們的飛機。機場邊的兩座山跟大陸桂林的石灰地質一樣,在雲霧繚繞中很有詩意

這裏的導遊竟然是個大學畢業的年輕大男孩,他先跟我們說因為時間太晚,無法按預定行程去看石灰岩洞,因此下午剩下的時間都是自由活動,今天下午的行程改到明天,就是說明天我們要趕四座山洞哪!我們搭嘰嘰嘎嘎響的廂型車前往住宿地,細細小小有如產業道路的柏油路、兩旁高過人頭的芒草和闊葉樹,若不是偶爾出現的高腳屋和天際線上那高高低低的石灰岩群山,真有在台灣某處鄉間的錯覺。Royal Mulu Resort是姆魯國家公園最高級的度假村飯店,跟我們同行的那群歐洲人都四散到周圍設備較差的便宜住宿地去了,真讓我們兩人開始覺得是不是會有讓人覺得台灣來的都是有錢人的高調感覺,天知道我們是多辛苦存了這筆錢才能出國的啊!


度假村對岸的岩壁,下面那條河就是度假村使用的水源(房間裏有說明),所以水都有一點黃黃的,但他們保證經過重重過濾絕對安全


度假村裏所有的建築都是架高的,距離地面至少四五公尺以上,據說靈感是來自於馬來西亞的高腳屋,一棟棟的客房大樓就以這種木橋連接


我們的房間

看到照片中的雨了嗎?也不知是走狗屎運還是哪個人帶塞,特地挑了旱季出發居然還遇上下雨,不只是"下雨"還是"下大雨"!渡假村前方是一條洶湧奔騰的黃河,據說原本應該是平靜和緩的清澈河流呢。這也就算了,糟糕的是洗過的衣服乾不了,好不容易弄乾仍會有那種雨天曬乾的衣服的水霉味,溼了的布鞋也挺傷腦筋,雖然有帶涼鞋,可是有的地方實在不適合穿涼鞋啊!


從走廊窗口往內看房間的內部陳設


後陽台景觀,一個湖和茂密的森林


大門外景色


旁邊另一棟客房大樓

晚飯前難得雨停了,我們出門到處晃晃,下過雨的氣溫有點冷,可是度假村的小泳池還有幾個歐洲年輕男女興高采烈的在游泳,搞不好我們熱帶人覺得有涼意的溫度,對寒帶的他們而言是正舒適的溫度呢。我驚鴻一瞥到一隻猛禽飛越渡假村上空,但沒來得及辨識種類。跑回房間拿出上次在香港買的望遠鏡Skyhawk,這是第一次見識它的威力!當初收集資料時就知道它的聚光能力頗佳,號稱在傍晚昏暗的光線下也能清晰見物,我看到一群吱吱喳喳的小鳥在雨後陰天的傍晚如雨點般飛進一株枝葉茂密的樹上,肉眼只能見到一團黑(好吧,我是大近視,可是我戴上眼鏡也能有1.0好唄),我決心測試地舉起望遠鏡,哇塞!真不是蓋的!烏漆嘛黑的樹幹枝椏間彷彿開了燈似的,我可以看到樹葉、樹枝、蹦跳撲騰的小鳥和牠們的羽色,清清楚楚毫不費力,真叫我感動流淚,這筆錢果然沒白花啊!

因為我們買的住宿只包早餐,渡假村的餐點又貴又不吸引人,於是我們依導遊的建議走過鐵橋到橋頭的一家小店用餐(整區也僅此一家)。這間木屋一大半是餐廳,另外有一個小小的雜貨區,賣些零食和紀念品。食物種類不多,不外乎是些炒飯炒麵類的簡餐,飲料另計,有鋁罐裝汽水可樂(沒記錯的話一罐30元,貴)和美祿等沒什麼選擇的選擇,價錢跟外面比當然貴得多(一餐吃下來要近百元台幣,不可謂不貴),不過跟渡假村的收費比要經濟實惠的多,因此這家破破髒髒的小店就成了我們在此落腳期間唯一的用餐選擇。晚飯過後又開始下大雨,屋子下的草地裏各式各樣青蛙嘓嘓嘓嘓叫得好不熱鬧,但是太高了用頭燈照也看不到什麼名堂,我們找了半天也找不到下去草地的路,只得打消探險看青蛙的念頭。我回房洗澡洗衣服後窩在床上舒舒服服的看書,中攝影毒的賴梅瑛非要帶著相機淋雨去外面照相不可,就是這晚她連續迷路三次找不到房間,無可救藥的路癡。我在十點多後雨勢緩和後戴著頭燈出去,光是在木橋扶手上就看到不少可愛的小生物呢。


這隻蝸牛是不是很美?


大眼睛的漂亮小蛇


挑錯地方偽裝的竹節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rea52 的頭像
Area52

area52的部落格

Area5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