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網路上看到日本有一個說法:屋久島會召喚該去的人--


三點多起床,外面一片漆黑,雨淅瀝瀝地下,我們迅速整裝,趕緊出了門。這是我第一次沒給本富岳拍照...因為天色黑暗、下雨加上路況不熟,所以開車的速度比平常更慢,心裏其實很焦慮,我怕上山的人太多,停車場會沒位置,很急著要早點趕到。路上看到一間便當店後停了下來,想買點東西中午吃,走過去後發現這家店跟安房市區那家不同,是沒有店面的,我們隔著關上的玻璃窗看到後面的廚房有個老伯在忙,前面的長桌上擺著一堆堆貼著名條的包好的便當,好像是作預約生意的,我們好失望,看來只能靠背包裏帶著要當早餐的麵包和蘋果撐兩頓了。我們轉身往車上走,此時剛剛在後面忙的老伯不知怎麼發現了我們,開窗來招呼,走在後面的學姊趕緊叫住我,兩個人立即回頭。經過一番雞同鴨講的奮鬥後,老伯似乎知道我們是沒預約的,問說要買幾個,我們說兩個,於是他就拆開包好要給別人的袋子拿出兩個便當給我們,好感動!!認真道過謝後,帶著得來不易的便當上了車,匆匆往山上開,最後終於在0420左右到了停車場,順利找到車位停好車,在候車亭裏等接駁巴。

這條從荒川登山口經安房步道前往繩文杉和宮之浦岳的路線是相當熱門的登山路線,為了避免太多車輛塞爆登山口,因此每年三到十一月的登山季節不許私家車上山,要到荒川登山口不是得搭巴士就是叫計程車。像我們搭的0440這是第一班接駁車,大爆滿啊。

巴士把我們送到登山口的小屋,我們坐在裏面啃麵包等天亮,一邊看周遭的日本登山客換裝。說日本人生性嚴謹真不是蓋的,這些人的裝備超專業,登山背包、登山杖、登山鞋、保暖襪、防水外套、防水褲、防水防曬帽、雨衣、雨褲、綁腿、背包防水罩、防水鞋套一應俱全,並且都是知名品牌,還請登山嚮導,而很多人不過跟我們一樣是一日遊的。至於我呢,短袖T恤加帽T、薄外套、鴨舌帽、工作褲、短軍靴,小雙肩背包和便利超商賣的輕便雨衣、一把折疊傘,相較之下真是超寒酸的...

啃完麵包,天色也夠亮了,套上雨衣撐起雨傘,0550開始了繩文杉之旅。


巨石嶙峋的溪谷


安房步道

安房步道是當年運輸木材的鐵軌,原本是要拆除的,但是後來決定加以保留作為歷史的見證。這條鐵軌長7.8km,步行要花兩個多小時,是整段路裏最平整好走的,沿著山壁、穿越森林、經過溪谷,景緻非常漂亮。雖然這天下雨,景色也有其朦朧的美,若是天氣好的時候,想來又是另一番景況!!












步道沿途風光


三代杉

這是安房步道上的一株三代杉,第一代杉樹倒下後長出新苗,是為二代杉,二代杉被伐後長出來的是三代杉,第三代這株大約有五百歲了。整個屋久島上這種二代、三代杉還挺常見的。


穿越新生樹林的鐵道












雖然下雨,沿途風光仍美不勝收


仁王杉

同樣在安房步道位於一片斜坡上的仁王杉,特別之處是這片區域只剩下這棵樹沒被砍掉,其他都是新生的小樹。解說牌上加註阿形,查了一下資料,仁王杉這個名字是取自寺廟門口兩側立著的仁王像,這兩個仁王分別就是阿形和吽形;仁王杉最初是有兩株的,但是另一株吽形在平成12年底(西元2000年)因為颱風倒塌,因此現在只剩下了阿形。


大株步道入口

大株步道,顧名思義途中有很多大樹,這條步道雖然只有2.8km,但是路程就要花掉五個小時,由此可見道路之崎嶇。走完了平整的鐵道,入口處馬上就來了個下馬威,看到標示牌後抬頭--媽媽咪啊,不是吧,這段幾近垂直的羊腸小徑是大株步道的入口?!?! 光是個入口走得我氣喘吁吁差點爆血管...

憑良心講,步道做得相當不錯,除了像白谷雲水峽一樣用石板、石塊、木頭搭建踏腳處外,還修築了許多木板棧道,不過沿途上上下下坡度很大,走起來十分吃力,有的地方我還得抓住旁邊的樹幹借力才能爬得上去。

雨下得不小,輕便雨衣防護不足,我的長褲下半早就濕透了,雨水還不斷從領口處灌進來,上衣也差不多濕了一半。


威爾遜殘株,周長13.8m,推斷被伐時樹齡三千年,跟旁邊的遊客比較就知道它有多大了

蒙著頭走了好久,先是奇怪前面怎麼有好多人,再定睛一看,才發現到了威爾遜殘株了。這裏已經有一團登山嚮導帶領下山的登山客,按時間算來應該是前一晚住山上的,我等大多數人都出來後才跟著最後幾個進去,樹樁內部極大,站上十幾個人都沒問題,旁邊還擺著一個小小的神龕;這裡勉強可以避雨,我原本穿著帽T的,但是走著走著很熱,所以就趁這個機會脫掉雨衣把帽T脫了放進背包,然後從背包裡拿出水壺,喝了幾個小時以來第一次水。後來我注意到登山嚮導蹲在樹樁的一個角落拿著團員們的相機幫忙拍照,然後團員們看著相機上的影像驚呼連連,這引起了我的好奇心,等他們離開後,我也跑到嚮導先前蹲著的位置往上看,不禁恍然大悟,原來如此啊~~


威爾遜殘株的著名影像:一顆愛心。不過我的角度沒有很好,沒拍到完整的愛心狀

這個心形是屋久島的著名一景,我算是意外發現的,因為之前只知道有某個樹樁能拍到這個景象,但我沒記住是哪裏,而且若不是碰到這個登山團和嚮導,我也決不會發現它,因為它只能在某個特定角度才能看得出來。帶著驚喜的心情,我出了樹樁繼續上路。


隨便一株倒木也相當巨大




修築良好的木板棧道




雨中的森林


大王杉

大王杉之所以名為大王,是在繩文杉被發現之前,它是屋久島最大的一棵樹。包含大王杉、繩文杉和許多如今尚存的屋久杉在內,當初多是因為樹形不佳、品質不良的原因逃過被伐的命運,因為有著缺陷反而得以避開死劫佇立數千年,讓我想起最近網路上那個爆紅的"你並不特別"的演說,因為不特別,所以造就了特別,在此得到了最好的驗證!!



夫婦杉,兩棵樹彷彿是手牽手般互相扶持

走到夫婦杉時我是又累又渴,因為水壺放在背包裏,但是沿途都沒有可以避雨的地方能脫雨衣(連休息處都沒有),更糟的是沒有廁所,所以我也不敢喝太多水,真的渴極了就在經過流過步道的小水流時用手掌舀一點水來喝,不過到後面連這種小水流都沒有了,想想人淋著雨卻瀕臨渴死是多麼的諷刺...

另外悲情的是右膝開始痛了,果然人不年輕了啊,一直上上下下又缺乏適當裝備(下次我會認真考慮買登山杖)的長距離步行讓我的右膝決定罷工抗議,它只能直線前進,任何需要一點點膝蓋輕微左右偏移的姿勢和上下坡都會痛到動彈不得,讓我行進速度足以媲美蝸牛。不幸的是步道非常狹窄,僅能容一人通過,時不時都要準備讓路,如果是同方向的還好,我可以往旁邊一站讓他們先走;但是對向來的就比較麻煩了,日本人的多禮舉世皆知,狹路相逢時他們多半都會先讓開,問題是我都已經舉步維艱了,慢吞吞晃過去非常失禮,加快腳步又讓我痛不欲生,後來我就在看到對面有來人時搶先離開步道站到一旁,省掉不少麻煩。話說今天我聽說複習最多的日語就是「斯哩媽顯」,平常我們有時會以點頭微笑表示謝意,但多禮的日本人一定會說「抱歉」、「失禮」、「謝謝」或是其他我聽不懂但想來意思差不多的話,而且不是一個人說,如果是一整團,說的沒有全部也會有八九成,回禮回得好累啊~~


這棵樹形成的拱門不知道是天然或是人工造成




滿眼綠意

悲劇的事不只這些,因為一直拿進拿出,加上雨水不斷溽濕,我發現放在長褲口袋裏的相機進水起霧了,為了怕它進水情況更加嚴重最後秀逗,而且鏡頭起霧也影響畫面,只得放棄繼續拍攝。說日本人嚴謹還真沒錯,我就看到有人是用保鮮夾鏈袋裝著相機,要照相時再拿出來,甚至還看到有用潛水相機袋裝著的,讓我忍不住檢討自己是不是太隨便了...

走到後來我已經是一瘸一拐的了,前途漫漫不知所終,但還是硬撐著往前走,這個時候真的就是意志力的戰爭了,因為實在不甘心走了這麼遠卻沒看到繩文杉。然而在過了個拐彎後,看到前面矗立著一座三四層樓高的木頭高台,右邊是樓梯,左邊是陡坡,我心中還是忍不住OOXX了好一陣,(滿地打滾)這是嫌整人整得還不夠嗎?!等我齜牙咧嘴爬上高台後,看到幾個人在照相(那一瞥之下實在沒見到有任何特殊景象),我朝他們取景的地方看去,在平台對面的山坡上立著一棵完全不起眼的樹,我當場傻眼,這這這,這是繩文杉?!一點都不特別啊不特別(腦中的跑馬燈不斷在跑這個想法)~~




走到全身濕透外加爆膝蓋才見到的繩文杉

在照片上看不出繩文杉有多大,不過這是我們爬上高台後見到的樣子,三四層樓高的高台讓我們跟繩文杉平行,因此感覺不出它的大小。根據記載,繩文杉高25.3m,周長16.4m,它遲至1966年才被發現,是目前所知最大的屋久杉。最後終於見到了繩文杉,再怎麼樣也得照幾張相,於是我那進水起霧的相機再度出馬,為我以殘廢為代價見到的繩文杉留下見證。

我在觀景台的階梯上坐下來歇歇抗議的雙腿(這裏其實是不可以休息的),直到幾分鐘後一團登山客往上走來時才起身。下坡對我已經爆了的右膝真是痛苦的折磨,我在路邊撿了一根掉落的枯枝當手杖,不過還是無濟於事,只得把受力的工作都交給左腿,可想而知是左膝後來也爆了...離開繩文杉後沒多久遇到一個有趣的插曲,走在我前面的兩個年輕妹妹碰到一個登山團時突然哈哈大笑,跟最前面的嚮導很興奮的講了一堆話還照相,我起先以為他們是認識的,直到我們打照面後才發現,那位嚮導手上拿了兩個小小的螢光綠塑膠外星人舉在胸前,我猜應該是當晴天娃娃用,說真的我也忍不住笑開了,要不是相機起霧的話我一定也會拍照的。錯身而過時我指指那兩個外星人跟他說"Aliens!!",他則是說著一段聽起來有押韻的話,可能是晴天娃娃的禱詞吧?這段偶遇讓我接下來一段路都是笑嘻嘻的。

回程愈走愈冷,我看了一下手錶上的溫度,16度,換言之外界溫度大約在13度或以下;不過憑良心說,這裏的氣候條件淋雨還挺舒服的,所以我也沒有太多怨言。我一直走到威爾遜殘株才有地方坐下來休息,因為下雨不方便吃便當,所以把另一個麵包啃掉,再喝了一些水。路上我看到幾個登山團躲在張開的防水布下吃午飯,不禁佩服嚮導的準備周全,還帶著防水布和繩索,把防水布綁在樹上當臨時的避雨帳棚,不過在多雨的屋久島,這大概也是嚮導們的隨身必備吧?回程時遇到上山的人變多了,顯然選擇五點和六點時段接駁車上山的人比較多,山路頓時變得熱鬧起來,不過要讓路的時候也變多了,我還是喜歡沒有人的時候啊。

走啊走啊,當我下完一段陡到不行的斜坡後,赫然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大株步道入口,這段路是怎麼撐過來的我自己都不知道。不過也沒開心太久,因為前面還有一段兩個多小時的路程要走,而且溫度已經下降到14度,也就是只有10度左右了,雖然一直走路有助維持體溫,不過全身濕透還是有點冷。這個時候大家不是正在上山就是在下山的途中,所以整個安房步道幾乎沒見著人。早上在步道上我看見一隻鹿,回來時看到三隻,膽子超大不怕我,我開口跟牠們說話,牠們也沒畏懼的反應,最不在乎的一隻甚至近到我伸出手去就可以摸到牠。

最後1515左右回到登山口的小屋,算算時間,我來回走了九個小時--扣掉休息時間大約八個半小時,整體來說腳程算快的了(如果把殘廢狀況考慮進去就更快了),可見平常運動還是有成效,足堪告慰。不過在小屋坐下後我就處於彌留狀態,雙膝一動就痛得死去活來,想從椅子上站起來簡直跟要命一樣,我從背包裏掏出蘋果來啃,屋久島環境委員會在小屋裏放了張桌子募款,一人只收五百元,作為屋久島環境保護基金,我是很有興趣,但是連走過去的力氣都沒有(不過後來離開屋久島時我在宮之浦碼頭捐了錢),更別提接駁車來了後要爬上車那個慘狀啊。

好不容易等到接駁車開回停車場,又濕又冷的我們急急驅車趕回民宿,拿了換洗衣物就直奔尾之間溫泉,對於淋了一天雨全身濕透的人來說,洗個熱水澡後泡在熱呼呼的溫泉池裏簡直就像上了天堂啊~~

這天的晚餐終於吃到了民宿對面的「春」,這家餐廳的特色是採用屋久島當地食材,我點炸豬排飯套餐,學姊點的是炸飛魚套餐,好好吃啊(流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rea52 的頭像
Area52

area52的部落格

Area5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